• 伯牙鼓琴,锺子期听之。方鼓琴而志在太山,锺子期曰:“善哉乎鼓琴!巍巍乎若太山。”少选之间,而志在流水,锺子期又曰: “善哉乎鼓琴!汤汤乎若流水。”锺子期死,伯牙破琴绝弦,终身不复鼓琴,以为世无足复为鼓琴者。

     

  • 昨晚,我和妻是听着这张巴赫的无伴奏大提琴组曲的CD入眠的。
    罗斯特罗波维奇的演奏沉稳而含蓄,那种感受如同品味醇酒,然而精神上的收获又如同阅读《圣经》。
    的确,我曾经为老贝和马勒的激情疯狂过,也为莫扎特和舒伯特的天才陶醉过⋯⋯
    可如今的我,却只想从音乐中倾听一种寂静,一种身心如同融化在宇宙中的大道。
    多年前,我还对嵇康的《声无哀乐论》百思不得其解。
    也难怪,年少轻狂,血气方刚,情致伤身。所以某些音乐中表达的强烈情感,正好给了我宣泄的出口。
    多么美好绚丽的年华,那么多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
    然而,这一切岂不似那在狂风中飞舞的沙尘,总有一天会凝聚成永恒的磐石?
    巴赫,神一样的音乐家。
    他早早地看透了这些玄机,穷其一生透过五线谱告诉世人:真理并非掌握在人类手中,与道相形,人那些可怜的情感,其实微不足道!
    巴赫的音乐里没有人类的哀伤,只有神的怜悯;没有痛苦和愤怒,只有平静安稳;没有自私的爱情,只有大爱;当然更不可能有顾影自怜——
    渐渐地,我们俩在老罗悠扬的琴声中停止了所有的思考,抛却了一切杂念,进入极其平和的梦境。
    这大概就是《声无哀乐论》中所述的“和声无象”罢。

     

         

  • “有巴赫的康塔塔全集,就算是一个人在荒岛上呆多少年也不会寂寞……”

    这好像一句广告语,但事实上巴赫的音乐并不需要广告这种充斥当今世界所有角落的玩意。

    对于我来说,这就是早餐和晚餐。

  • 最近偶尔听了一段尼采所作的管弦乐作品, 感觉浓浓诗意扑面而来。 于是兴起翻阅了几本尼采著作, 边读诗边听果然甚有味, 比之仲秋赏月更妙! __________________ ”要真正体验生命。 你必须站在生命之上! 为此要学会向高处攀登! 为此要学会——俯视下方!”(《生命的定律》) “可悲!我看见了什么? 导游卸下面具和面纱, 在队伍的最前头 稳步走着狰狞的必然。”(《思想的游戏》) “你站在何处,你就深深挖掘! 下面就是清泉! 让愚昧的家伙去哀叹: ‘最下面是——地狱!’”(《勇往直前》) __________________ 摘自周国平译《尼采诗集》 __________________ 人啊,你要注意听! 人啊,你要注意听! 深深的午夜在说甚? “我睡过,我睡过——, 我从深深的梦中觉醒: 世界很深沉, 比白昼想象的更深沉。 世界的痛苦很深沉——, 快乐——比心中的忧伤更深沉: 痛苦说:消逝吧! 可是一切快乐要求永恒—— ——要求深沉的、深沉的永恒!” 这首诗后来则直接被马勒用在了他的第三交响曲中,起到了画龙点睛之效。听后更是三月而不知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