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才是我想要的中国味!

  • 多年前我曾去埃及旅行探访古埃及文明的足迹,回来后想写篇完整的游记。哪知写了个开篇,这一计划便由于各种原因搁置了下来。而且一放就是4年!

    最近看到新闻里对于埃及动荡局势的报道,才发现如今的埃及已经物是人非。回想当年种种美好的印象,我很想再把这游记继续写下去。可是当我开始回忆某些细节时,突然感到很疲惫。记忆把我带到了那个时空,除了埃及之行,还有太多的场景我没有珍惜,有太多的东西我没有细细品味。如果时光倒流,我会对未来的人生做出哪些判断,如果 ...  当然不可能有如果了,我只好懒懒地翻看这些相片,挑了几张贴出来聊以自慰。

    登上此处由水泥砌成的平台眺望。据说这里是观赏吉萨的大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的最佳角度。

    可我总觉得任何一个角度看它都是那么的亲切。

    埃及国家博物馆门前,博物馆内随处可见价值连城的古埃及石刻文物散乱地堆放于各个角落。馆内甚至没有空调,唯一享受冷气特殊待遇的,是那些古埃及法老的木乃伊。

    开罗的确是座伟大的城市。她历史上的辉煌无愧于“城市之母”的称号。不过今天,她真的已经老态龙钟,我在暮色中不免为之伤感。

    这就是著名的“门侬石像”,据说风吹过会发出类似男低音吟唱的歌声。

    阿斯旺地区的尼罗河沿岸的色彩是我喜欢的酱油调,回忆起来似乎那些都不是真实的世界。

    世界著名的水利工程阿斯旺大坝。

    卢克索,女王谷哈齐布苏特神庙。或许受97事件的影响,站在这里炽热的阳光下,我的背脊却透着股寒意。

    亚历山大港,古代世界七大奇迹 之一的法罗斯灯塔遗址。

    阿布星贝神庙的拉美西斯二世巨像。拉美西斯二世自称太阳神之子,据说每逢拉美西斯二世生日和拉美西斯二世登基日的清晨,太阳光都会穿越门洞大厅准确地射入这门内的石像头部,这看似神迹,实则反映了古埃及的天文、数学、建筑水平之高超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希腊统治时期的菲莱神庙,廊柱是典型的古希腊风格。

    撒哈拉沙漠的日出。

    我相信,在这里如果没有水,人要不了多久就会变成脱水蔬菜。一种令人恐怖的干燥。

    可在太阳出来以后,偏偏经常能在远处看到清澈的湖泊。这就是对沙漠中干渴的旅行者来说,最大的也是最危险的诱惑——海市蜃楼!

  • 姑苏城郊外的春申湖。

    那几日雪下得很大,仿佛永远不会停,没想第二天早上居然阳光灿烂。

    因为主要是来开年会,所以没有时间再重游那些设计高妙的园林。这些桥也不是真正的古桥。

    观前街完全不是古旧的样子了,到处都是時髦的商店,花里胡哨的。

    虽说观前街与那些古典园林比起来不能算是精华,但看到它现在这般恶俗模样心里还是感到惋惜。

    有点像是强行在一位气度儒雅的老学者脸上涂脂抹粉,而这位饱学沧桑的老者却无可奈何。

    除却价格翻了数十倍外,姑苏城的糕点和美食一如吴侬软语般的甜。甜得发腻。

    这座报恩塔,二十多年前我曾登顶。

    车上抓拍的这张有种时光飞逝的速度感,这恰恰是我想要的效果。

    因为在我脑海里早已刻下这塔的完整影像,而且比这张照片还要清晰许多。

  •  

     

     

     

     

    一年中最美的那一天,

    行走在衡山路,

    正好口袋里有相机,

    相机里刚巧还剩十几张没拍完的胶片...

    发现自己终于学会了珍视一切偶然得来的幸福,

    如果说这样算是一种成熟,

    是否又来得晚了些?

  • 身处嘈杂喧嚣的城市,
    面对画面中那份宁静,
    就好像观看博物馆里的文物,
    距离虽近,却又如时空相隔般的遥不可及。
    而现实与理想,又何尝不是如此?
    正是:
    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
    又:
    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容若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