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一幕几乎是理想中的幸福场景:两个孩子在海边嬉戏,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他们的爸爸妈妈一定正在用相机和DV记录着宝贝们成长的快乐点滴,同时为他们提供保护。心情不错,自然景色也格外的美。

    这幅画其实很小很简单,可是我却已断断续续画了3年。因为我发现越是画它,越发觉得无法完成⋯⋯也许太完美的事或对象总让我拘谨?而且,这居然让能我联想起多年前大学里的第一次人体写生课,当年轻的女模特赤裸着从小更衣室走到我们同学众人面前时的情形。我犹豫,真不知该用什么方式来表现才是最完美的、最恰当的。画面的主角是我朋友的一对孪生儿女。记得她给我看这张照片时,我心里其实很羡慕,甚至略微有一丝嫉妒。

    我承认自己无法抑制内心对那样纯真、纯净的世界的渴慕,或许是因为我们生活的这个现实世界实在太丑陋?我当即索要这张照片,希望用画笔再现这个完美的画面,结果我失败了。现在想来的确是有点鲁莽,也许我的绘画技术还不够好。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当时还没有意识到:那一刻是不可复制的。达芬奇曾说:“自然本身就是完美的,人类的艺术是永远不可能企及的。” 人的绘画作品无论如何伟大如何精妙,和自然宇宙造化相比还是太显匠气。幸好摄影镜头捕捉下了那转瞬即逝的完美。

    最终,我决定放下心理负担,不再为选用何种表现手法来描绘这幅画而烦恼了。在自然之美面前,我需要做的只是谦卑地、尽我所能如实地用画笔来记录。

    “人啊,只有你才有艺术!”——这句名言暴露了人类的盲目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