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输盘为楚造云梯之械,成,将以攻宋。子墨子闻之,起于齐,行十日十夜而至于郢,见公输盘。

     公输盘曰:“夫子何命焉为?”子墨子曰:“北方有侮臣,愿藉子杀之。”公输盘不说。子墨子曰:“请献十金。”公输盘曰:“吾义固不杀人。”子墨子起,再拜,曰:“请说之。吾从北方闻子为梯,将以攻宋,宋何罪之有?荆国有余于地,而不足于民,杀所不足,而争所有余,不可谓智。宋无罪而攻之,不可谓仁。知而不争,不可谓忠。争而不得,不可谓强。义不杀少而杀众,不可谓知类。”公输盘服。子墨子曰:“然,乎不已乎?”公输盘曰:“不可,吾既已言之王矣。”子墨子曰:“胡不见我于王?”公输盘曰:“诺。”

     子墨子见王,曰:“今有人于此,舍其文轩,邻有敝舆,而欲窃之;舍其锦绣,邻有短褐,而欲窃之;舍其粱肉,邻有糠糟,而欲窃之。此为何若人?”王曰:“必为窃疾矣。”子墨子曰:“荆之地,方五千里,宋之地,方五百里,此犹文轩之与敝舆也;荆有云梦,犀兕麋鹿满之,江汉之鱼鼋鼍为天下富,宋所为无雉兔狐狸者也,此犹粱肉之与糠糟也;荆有长松、文梓,(木鞭)、(木丹)、楠、豫章,宋无长木,此犹锦绣之与短褐也。臣以三事之攻宋也,为与此同类。臣见大王之必伤义而不得。”王曰:“善哉!虽然,公输盘为我为云梯,必取宋。”

     于是见公输盘。子墨子解带为城,以牒为械,公输盘九设攻城之机变,子墨子九距之。公输盘之攻械尽,子墨子之守圉有余,公输盘屈,而曰:“吾知所以距子矣,吾不言。”子墨子亦曰:“吾知子之所以距我,吾不言。”楚王问其故,子墨子曰:“公输子之意,不过欲杀臣,杀臣,宋莫能守,可攻也。然臣之弟子禽滑厘等三百人,已持臣守圉之器,在宋城上而待楚寇矣。虽杀臣,不能绝也。”楚王曰:“善哉!吾请无攻宋矣。”

     子墨子归,过宋。天雨,庇其闾中,守闾者不内也。故曰:“治于神者,众人不知其功;争于明者,众人知之。”——《墨子·公输第五十》

     
  • 仰望星空
    广袤、深邃
    坚信神圣的存在,
    宇宙间
    有一种力量必定值得信赖
    或许
    当我们学会聆听寂静,
    真理也会随之显现!
    信仰,
    终是神圣之悟——
  • 有些音乐,我总觉得如果听过以后不介绍给他人是一种罪,就像传教士对于他的信仰一样.今天又翻出过去不知多少回曾经彻夜聆听的卡拉扬89年版安东·布鲁克纳的第八交响曲,在我这个博客开张初始,仿佛是它在唱片堆里向我发出神秘的信号提醒我首先该干嘛.这也让我回忆起三年前我创立"青铜之后"艺术论坛时的动机,完全如出一辙. 就是那个渐强的序幕和尾声,展现出如同宇宙般的神秘博大!这个虔诚而天真的老人把对宗教的信仰,体现到极其宏伟的音乐形式之中。有人批评他在形式上对瓦格纳的模仿,我却认为他的作品无法用尘世的所谓形式或风格对其进行概括,这样的作品已经到达了一种境界:"大象无形".在此以后,我也将以这篇简单的日志宣告个人对这样一种境界的最求……


    Anton Bruckner:Symphonie No.8
    安东·布鲁克纳:第八交响曲
    作曲家 Anton Bruckner
    指挥 Herbert von Karajan
    乐团 Wiener Philharmoniker
    编号 DGG 427 611-2 2 CD 1989-07

    CD 1: Anton Bruckner: Symphony No. 8
    Anton Bruckner
    Symphony No.8 in C minor
    Ed. Haas
    Track 1
    1. Allegro moderato [16:56]
    Track 2
    2. Scherzo: Allegro moderato [16:25]
    Herbert von Karajan, Wiener Philharmoniker
    Total Playing Time: [33:29]
    CD 2: Anton Bruckner: Symphony No. 8 (cont.)
    Anton Bruckner
    Symphony No.8 in C minor
    Ed. Haas
    Track 1
    3. Adagio: Feierlich langsam; doch nicht schleppend [25:13]
    Track 2
    4. Finale: Feierlich, nicht schnell [23:59]
    Herbert von Karajan, Wiener Philharmoniker
    Total Playing Time: [49:20]
     
  • 在现今的艺术类理论书籍中,按照受众群大致可分为两大类:一种是教育普及类型的,面对初级读者,不求甚解,只要能了解个大概即可;另一种就是辞书型的,通常都分好几卷厚厚的大开本,对于专业从事研究的学者是必不可少,但对普通艺术爱好者的指导性不强。美国当代艺术史家约翰.基西克博士所著《理解艺术——5000年艺术大历史》令人耳目一新,没有学究式的咬文嚼字,却可以让读者对5000年人类艺术史有了一个广泛深入的理解。全书紧扣“理解”二字。重在理解,所以国别、民族、年代、类别便是次要,成为为“理解艺术”而服务的条件。在我看来这是一本恢弘浩大的人类艺术史集。不难看出作者试图突破西方中心论的囚囿、男权主义的故辙和编年史的体例,以地域和时代的大文化为背景,详尽分析了从史前文明到20世纪的各种艺术流派、艺术家和艺术作品。全书大旨准确,细处生动,立意新颖,体例不俗,且深入和浅出两立,书中所附五百多幅插图多为藏者提供,实为研究之佐,入门之径。 

    据说他决定写作《理解艺术》,是因为对当今大学中基础艺术和艺术欣赏读物的质量感到失望,他发现大多数的艺术史读物分为两个相当鲜明的阵营:一种是引用传统西方艺术书籍的教义式的鉴赏;另一种是标榜”新时代”的教材,事实上采用的是多元化的观点,实际上,关于艺术在社会和历史环境中的作用问题,没有给学生提供任何观念:每一种书的体例都有独到之处,但每一种书也设置了一个经常与社会意识不可分割的、与艺术原理相冲突的世界观。书中种种迹象显示:基西克博士似乎试图在连续性和包容性之间找到一条不确定的路线,我认为这决不仅仅是本我们通常意义上简单艺术普及读物,而是为我们展示了一种独到的艺术教育观和全新的艺术鉴赏及研究方法。


     

  • 天、地、人

    “初,有物位无极,无生不灭,不静不动,其形为空,其态为虚,其意为无,其方为定.其位无极。”

    这是网上的一段摘抄,名称《元灵心经》:慧。看起来应该属于道家思想体系,似乎蕴涵极深的智慧,但又查不出哪位高人所著。又好像与《圣经.旧约》创世纪有些渊源。

    对于我,无极是宇宙中最大也是最抽象的概念,与上帝是一体的。《圣经》、佛陀、老庄、布鲁克纳似乎都是在用自己的方式阐述自己对这个关于起源的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