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寻找孤独 - [琐记]

    Tag:

    已经很久没有写博客了。因为有了微博。

    可是,我又的确是真的不喜欢微博,但因为工作需要终于还是开通了,很惭愧!

    微博上每天可以看到各种耸人听闻的事儿,以至于我现在对各种或是新奇或是悲惨的事件产生了免疫力。

    人的情感、精力和时间都是有限量的,

    海量新闻事件无止境地狂轰滥炸那些脆弱的神经,居然真的可以让人变得麻木不仁!

    当然也有人会说你可以不麻木,有影响力的可以呼吁,有钱的可以资助,又能力的可以出谋划策等等。

    可是,这个冷酷庞大而又变态的世界,我的力量又算得了什么!

    所以,在逐渐冷血之前,我准备做一件事,

    回归大巴。

    我要找回平静、孤独的内心世界。

    人,许多的悲剧来自内心。

  • 南站沉没 - [影像]

    Tag:

  • 这才是我想要的中国味!

  • 这一幕几乎是理想中的幸福场景:两个孩子在海边嬉戏,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他们的爸爸妈妈一定正在用相机和DV记录着宝贝们成长的快乐点滴,同时为他们提供保护。心情不错,自然景色也格外的美。

    这幅画其实很小很简单,可是我却已断断续续画了3年。因为我发现越是画它,越发觉得无法完成⋯⋯也许太完美的事或对象总让我拘谨?而且,这居然让能我联想起多年前大学里的第一次人体写生课,当年轻的女模特赤裸着从小更衣室走到我们同学众人面前时的情形。我犹豫,真不知该用什么方式来表现才是最完美的、最恰当的。画面的主角是我朋友的一对孪生儿女。记得她给我看这张照片时,我心里其实很羡慕,甚至略微有一丝嫉妒。

    我承认自己无法抑制内心对那样纯真、纯净的世界的渴慕,或许是因为我们生活的这个现实世界实在太丑陋?我当即索要这张照片,希望用画笔再现这个完美的画面,结果我失败了。现在想来的确是有点鲁莽,也许我的绘画技术还不够好。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当时还没有意识到:那一刻是不可复制的。达芬奇曾说:“自然本身就是完美的,人类的艺术是永远不可能企及的。” 人的绘画作品无论如何伟大如何精妙,和自然宇宙造化相比还是太显匠气。幸好摄影镜头捕捉下了那转瞬即逝的完美。

    最终,我决定放下心理负担,不再为选用何种表现手法来描绘这幅画而烦恼了。在自然之美面前,我需要做的只是谦卑地、尽我所能如实地用画笔来记录。

    “人啊,只有你才有艺术!”——这句名言暴露了人类的盲目自大。

  • 昨晚,我和妻是听着这张巴赫的无伴奏大提琴组曲的CD入眠的。
    罗斯特罗波维奇的演奏沉稳而含蓄,那种感受如同品味醇酒,然而精神上的收获又如同阅读《圣经》。
    的确,我曾经为老贝和马勒的激情疯狂过,也为莫扎特和舒伯特的天才陶醉过⋯⋯
    可如今的我,却只想从音乐中倾听一种寂静,一种身心如同融化在宇宙中的大道。
    多年前,我还对嵇康的《声无哀乐论》百思不得其解。
    也难怪,年少轻狂,血气方刚,情致伤身。所以某些音乐中表达的强烈情感,正好给了我宣泄的出口。
    多么美好绚丽的年华,那么多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
    然而,这一切岂不似那在狂风中飞舞的沙尘,总有一天会凝聚成永恒的磐石?
    巴赫,神一样的音乐家。
    他早早地看透了这些玄机,穷其一生透过五线谱告诉世人:真理并非掌握在人类手中,与道相形,人那些可怜的情感,其实微不足道!
    巴赫的音乐里没有人类的哀伤,只有神的怜悯;没有痛苦和愤怒,只有平静安稳;没有自私的爱情,只有大爱;当然更不可能有顾影自怜——
    渐渐地,我们俩在老罗悠扬的琴声中停止了所有的思考,抛却了一切杂念,进入极其平和的梦境。
    这大概就是《声无哀乐论》中所述的“和声无象”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