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天气阴冷,多云的天气,阳光却无法穿透这个城市厚厚的污染层。

    大约9:20左右,我突然一阵莫名眩晕,晃晃悠悠差点睡着。

    我以为自己太累或者病了。

    2008年5月12号也是类似的感觉,

    没想到真的是地震,而且距离上海那么近。

    区别在于:当时人们很惊慌,而现在都很淡定。

     

  • 记得那年悉尼奥运会,我被女友(也就是现在的lp)缠着一起看体操比赛直播。当时lp正迷恋竞技体操,谈起那些体操明星时眼神总是闪烁着奇异的光芒。我倒是感觉一般,不过看着看着也渐渐能看出些门道来。说实话在此之前主要热爱的运动项目仅仅是足球和篮球(实际上我只会打乒乓球),而所谓的热爱,也就是凑热闹看看世界杯、英超意甲之类的转播而已。一次,正当我和她看竞技体操紧张时刻,电视突然信号掐断转播毫无悬念的国球比赛,lp急得抓狂。这情形跟去年央视5套转播火箭的一场关键比赛最后2分种类似。无奈换台,只听她说:“还好有艺术体操看诺。”

    时近临晨,本来我眼皮都耷拉下来了。可是一个曼妙的身影却又把我精神提了起来。

    伴随着动人的管弦乐,但见那女子舞动着手中的丝带,在空中划出非凡的线条,窈窕的身姿随着音符变幻莫测,时而如古希腊女神的雕塑般静穆,时而如敦煌飞天般在空中飘逸。她是谁?屏幕上很快打出名字:伊琳娜.切西娜(这是当时解说员报出的音译名称,后来各媒体改统称为“伊琳娜.恰奇娜,我个人认为切西娜这个名字更动听)。

    其实直到她的整套动作结束,我才看清楚她的脸,那时一张古典而略带忧伤的脸,像极了波提切利笔下的维纳斯。我不由自主地叹道:“真美!”lp在一旁颇有醋意,显然她对我看待其他女孩的眼光的单纯性持怀疑态度,但内心一定也跟我一样在由衷地称赞,只不过我的嘴比她快了一步。就视觉美感而言这根本不像是一项奥运会的竞技项目,而实在是一种超越舞蹈表现力的艺术!虽然最终那届奥运会的冠军是她的队友卡巴耶娃,而切西娜屈居亚军。可是,那惊鸿一瞥般的美感和对音乐淋漓尽至的表现力却难以在其他人身上找到了。

    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每逢国际级的艺术体操比赛转播都看,而每次几乎都似乎那只是切西娜一个人的表演。虽然切西娜给我的感觉近乎完美,但她似乎总摆脱不了“千年老二”的宿命,笼罩在卡巴那张媚俗笑脸的阴影下。直到她退役。我有时会怀疑我个人主观意愿的“反能动性”。因为几乎每次我所关注的比赛(如中国男足),最后结局总是以失败告终,我常常因此而自责。令人差异的是切西娜本人却似乎对每次不公平都坦然接收,忧郁只在作品里,留给观众依然是高贵的微笑。

    切西娜的黄金时期(2000~2004),正是国际上充满恐怖的阴霾、局部战争导致生灵涂炭、非典病毒肆虐全球的时代。谢谢你!切西娜。在那个年代,是你让我看到人类世界并非只有丑陋,还有......典雅。

     

     

     

  • 去过两次世博都是傍晚,一路上都是这种调调,很催眠。

    而且有一种自我以外的存在感。

    容易像酒精一样导致精神恍惚。

    现实已经太冷峻,我不想再蒙上一层蓝调了。

    可能这就是我至今对JAZZ这种音乐提不起兴趣的原因罢。

     

  • ML - [影像]

    Tag:胶片 X700

    LP问:怎么还用胶片啊?太浪费啦!数码多省事。

    我答:记得无忌有位先贤说过:“胶片好比ML,数码就像CLONE",乐趣就是那过程。

    LP:......

     

    对比胶片与数码相片之后,数码显得越发的俗不可耐。

    稍加思索,恍然大悟:原来真正庸俗的是当下的生活!

    胶片上纪录的那段岁月,关键词是年轻,梦想……

    这本身就美得如同梦幻一般。

    我猜你是晓得的,

    之所以回归胶片,只是不愿丢弃那一段仅留存于胶片上的记忆。